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河南人物网 首页 新闻 文化资讯 查看内容

内容 ·详情

初恋的滋味

2016-3-24 09:08| 发布者: esion| 查看: 168| 评论: 0

■作者/原上秋(新乡市)我从地里刚回来,灰头土脸。娘从我背上接过去草篓子,让我去洗一洗。这时候,我发现后街的胡老二和他的老婆在我家院子里,朝我笑。我舀了一瓢水在搪瓷盆里,听见胡老二的老婆在和我娘说话。她 ..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■作者/原上秋(新乡市)

我从地里刚回来,灰头土脸。娘从我背上接过去草篓子,让我去洗一洗。这时候,我发现后街的胡老二和他的老婆在我家院子里,朝我笑。

我舀了一瓢水在搪瓷盆里,听见胡老二的老婆在和我娘说话。她说这孩子长得排场。搪瓷盆里出现一个人影,蓬头垢面的,与排场相差一千根高粱秆子远。手伸进水里,人影瞬间破碎了。我把水扬在脸上,清水带着污垢顺着脸上的沟壑淌进我的嘴里,有一种涩涩的感觉。
胡老二和他的老婆与我娘说了一会话,走了。临走的时候,我娘从炕头柜子里拿出一双胶鞋,送给了胡老二。

那双胶鞋是河北我姨过年来的时候带给我的礼物,让我上学的时候穿,因为它太精美了,我一直舍不得穿。我娘竟然把它送人了。重礼施人,想来事大。娘说,他们给你说媳妇了。

第二天,胡老二和他的老婆,带着一个姑娘来到了我家。他们把姑娘往我房间一推,从外面搭上了门。我正坐在床边看书,是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,满脑子鬼魂。姑娘斜靠在桌子的一角上,低眉垂眼,双手不停地拧着长辫子的发梢。我一时弄不清她是人是鬼,心里紧张得要命。

我的目光再无心回到书页,它被变幻莫测的鬼魂所吸引,一直活跃在姑娘的方向上。我期待着姑娘莞尔一笑,然后变成一只蝴蝶或者蜜蜂,从窗子的缝隙飞走。但是,姑娘气定神闲,一点也没有打算要变的意思。

我听见了窗外悉悉索索的声音,偶尔还有窃窃私语。我知道她们在听房。这是我们那一带的风俗。她们渴望从新人的第一次见面中,窥视些惊世骇俗的东西,然后当作笑料传播,借此活跃乡村寂寥沉闷的生活。

她们失望了。我根本没有打算要媳妇。我家很穷。我对家印象最深的,是我娘坐在灶火前,为一日三餐发愁。他们还要供我上学,我哪有心思要媳妇。我一句话也没说,晃开了房门,离开了。

胡老二带着姑娘走了,另外还带走了我娘给她的见面礼300元钱。后来我知道,这300元钱是我娘走遍了全村借了8家才筹齐,它能盖两三间半砖半坯的好房子。我们家的房子一到雨天,还在四壁淌水。

我娘在村子里到处宣扬,俺家小三有媳妇儿了。这是极光彩的。如果谁家的孩子15岁就定了亲,那更是有脸面的事。好多人遇见我就问,你媳妇长啥样,漂亮不漂亮。我说不知道。我真的不知道。在我的意识里,我没有媳妇。如果那一个算的话,她在我的印象里只是一个影子,是一个会随时变换成蝴蝶和蜜蜂的鬼魂。

一天,胡老二带着一个秃头男人到了我家。胡老二让我叫他爹。凭空生出一个爹来,我好生奇怪。娘也嗔怪,还不叫爹。我知道,他就是我的老丈爹了。胡老二过来商量,年前看个好,找个日子把婚结了。

我爹娘当然愿意。他们喜悦的心情都挂在脸上。

我哭了,我说我不结婚。

我的话像一声炸雷,惊呆了在座的所有人。第一个感觉到震感的人是我爹,他手里的半截烟卷挣脱束缚,毫无征兆地滑落到地上。

胡老二和那个秃顶男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找不到要说的话。

那天是个阴天,也可能是爹娘阴沉的情绪让我的记忆有了差错,反正我记得那天所有的花花草草都在阴影里,那天晚间没有月亮。

胡老二和那个秃顶男人走了之后,我立刻处在家族人的四面围攻之中。所有人的情绪都可以用愤怒来概括,我只对我娘的一句话印象深刻:那300块钱啊。

天擦黑的时候,我听到院子里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和木料的碰撞声响,加上他们义愤填膺的情绪不减,我预感他们要对我动刑。我很绝望,也后悔了。我甚至幻想那个姑娘出现,变成蝴蝶或是蜜蜂,把我带走。

门外燃起一堆火,火光把院子里的人影放大在窗户上,鬼影一样无规则地变幻着存在的状态。我猜想他们会不会把我架在大火上,手拿烧红的铁块,一句句地问话,到底同意不同意?

我不能坐以待毙。我悄悄走过姑娘站立过的地方,掰开门缝。院子里火光很冲,耀眼的光亮被嘈杂的人墙挡住,人墙之外漆黑如墨。

我出了门悄悄到了墙根,顺着一棵槐树爬上去跳到了墙外。

天空没有月亮,连一颗星星都没有。我凭着感觉摸到了第二生产队的麦场。我在麦秸垛上拽出一个洞,睡了进去。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我看见好多人站在洞口,还有一些人在笑。我娘在人群的最前面,她掀开布衫衣襟擦了一下眼角,说了一句话,回家吧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许多人彻夜无眠,他们找了我一个晚上。

我娘对家族里的人说,驴不喝水不能强按头。在她的心里,我是一头犟驴。她同意我悔婚了。娘说,你往后打光棍了,不要怨别个。毕竟,贫穷是刻在脸上的耻辱印记。

后来,我见到了那姑娘。那姑娘嫁到了我们村的后街,我去后街姑姑家走亲戚的时候,她去串门。

姑娘打招呼,来了?

我说,来了。

姑娘走后,我问是谁。周围的人愕然,他们说你是装,还是真得不知道?

她竟然是我相过的那个姑娘。

那年,我19岁。其实,我的初恋在两年前就结束了,那一年,我才17。

姑娘是变成一只蝴蝶飞走的。

我望着她飞去的方向,呆望了很久。心里泛起涩涩的滋味,还有,那个年代和那个年纪特有的忧伤。

原上秋简介
原上秋,男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新乡市作家协会秘书长。长期在军队从事文字工作,业余时间进行文艺创作练习。先后在《解放军文艺》《前卫文学》《北京文学》《牡丹》《短篇小说》《小说月刊》《法制日报》等发表作品,数篇作品被各种刊物转载,并被选入不同选本。《带刀的女人》、《寻找会飞的鱼》等作品获取中国小说学会评选奖项。

关注热词:原上秋
上一篇:守夜
下一篇:邻家女孩儿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公司简介 -   联系我们 -  诚聘英才 -   相关法律 -   手机版

Copyright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河南人物网

地址:中国宋庄粮仓艺术区 电话:010-80519871 18611000669 网站备案:京ICP备15032913号

技术支持:易新创想

返回顶部